• zgm.jpg
  • 02.jpg
  • 創建全國文明城市 共建和諧美麗凱里 拷貝.png
  • 01.jpg
  • 2.jpg
凱里文明網 > 風情凱里
細品下司
時間:2019-01-18來源:凱里文明網
 

  擇一日陽光明媚,和朋友同游下司,這座古鎮對我來說早已輕車熟路,但都是走馬觀花,沒有像今天這樣細致入微地看。

游船如織 陳昕 攝

  到達下司已經是下午五點了,蔚藍的天空,橋身直跨河的兩岸,嘩嘩的流水聲不斷傳來,像一支美妙的樂曲。河面上的倒影宛如明鏡,那藍色的天,栗色的橋,綠色的山,叫人心曠神怡。我和朋友便沿河岸線走去,來到國家體育總局的“中國皮劃艇激流回旋訓練基地”,眼前不是訓練季節,顯得幾分落寞。但是,周圍半山腰上挺立的許多紅色小別墅,被青山綠水簇擁圍繞著,清靜而幽雅,真是現代版的世外桃源啊,可想而知訓練時節的喧鬧與繁忙啊。這時,我看到有幾個小朋友在河邊玩泥巴,捏出了各種玩具,他們的笑容天真爛漫極了。頓時,我想起自己小時候捏泥巴的情景,撿幾塊石頭砌成小灶,用家里廢舊的搪瓷碗做鍋,用蠟燭當成油,然后加上水燒開,下面條。不一會,面條熟了,便一本正經而津津有味似的吃著面條,還意猶未盡地舔了添嘴角,似乎還想再來一碗。同時,我們還用泥巴和面,做成各種各樣的泥餅子,用樹枝在餅子上雕上花紋,放在家里屋檐下曬干,之后放進鍋里油炸,香噴噴的大餅就出爐了……回想起那一件件的往事,就如下司的風景一樣色彩斑斕。

農民畫 陳昕 攝

  太陽下山了,上游堤壩正開閘放水,看到波濤洶涌的河水,一天的疲勞被洗刷殆盡,心中的煩惱也被洗滌干凈,心靈上的一粒塵埃都會被沖掉。這時河邊的水也越來越淺,陸續看見有漁民來撒網捕魚,一網撒下去,撈起來的不僅是魚兒,是收成,是希望,是對未來生活的憧憬。他們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,收獲的喜悅是那么淳樸燦爛。小時候我也和哥哥去捕過魚,但收獲不理想。同樣的過程,不同的結局。我的好奇心瞬間蹭蹭地往上升,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。后來經過多次考察實踐,發現魚兒在早晨五點到八點和傍晚五點到八點這個時間段出來覓食,而魚類的視網膜細胞大多為圓錐和圓柱細胞組成,這兩種細胞在每天早上和傍晚進行轉換,這種轉換和魚類覓食的高峰有密切關系,而這兩個時段正好是人們捕魚的良機。也許那神秘的答案不是目的,我只是懷念那舊時光的過往罷了。

  接著,我們來到下司小碼頭,此時這里的游客依舊人來人往,并沒有因為快天黑了而人影稀疏。走著走著,我們被三個穿苗族服飾的妙齡少女吸引了,她們在自拍,一顰一笑顯得那么自然可愛,她們的眸子也如溪邊的清水一般透徹。剛好朋友帶了相機便偷拍了幾張,她們發現有人偷拍有些羞澀,把頭轉了過去,背對著我們,貌似在打趣,偷笑我那朋友的憨直。朋友直接邀請她們做模特,幫她們拍了幾張照片,雖然朋友不是專業的攝影師,但也有一定的審美觀,她們對朋友的攝影技術是贊不絕口。

古鎮下司美如畫 陳昕 攝

  和她們分別后,我們來到具有文化特色的繁華街道,街道兩旁圍繞欄桿式木質建筑,也叫吊腳樓。這些建筑物上都掛滿了紅色的燈籠,像小朋友的臉,紅彤彤的。路過畫店的門口時,往里面瞅瞅,里面擺滿了畫作,這些都是當地的農民畫。顧名思義,農民畫就是農民以鄉村生活為題材而自己創作的。附近銅鼓村的農民畫聞名遐邇。早在70年代初,在當地繪畫藝術家戴聚一老師的指導下,銅鼓村掀起了“農民畫”熱潮。銅鼓村曾有一千多件作品參加過國內外各地的畫展,被外賓和專家譽為“天才的畫家”、“了不起的民族藝術大師”,1992年,銅鼓村被國家文化部命名為“中國現代民間繪畫之鄉”。由此可見,藝術無處不在,只是人們要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和表現美的獨特技藝而已。在我看來不是只有那些大畫家畫的才是藝術,農民畫也是藝術。農民畫有濃厚的山區民族特色,充分體現了“藝術來源于生活”的審美理念,濃重的色彩和平面的畫法又展現了“高于生活”的藝術魅力,不可小覷。

  跨進店里,琳瑯滿目的圖畫就盡收眼底,店員笑瞇瞇地迎上來詢問我們需要什么價位的,我忙回答想先看看。說完,便慢慢地欣賞這些來源于生活的畫作。首先看的是《趕集》,畫上的人們有挑著擔子,有的背著背簍,都裝滿了農產品,想上街趕集賣個好價錢,人來人往,熱鬧極了。其次又看了《苗家的斗牛節》,畫里的苗家人圍在一起看牛打架,力氣大的男人們就在前面保護大家的安全,小孩,婦女,老人則在后面一些。接著,又來到了一幅《苗寨新貌》面前,除了苗寨原有的生活風貌外,還加入了一些新元素,如由原來的馬車拉物品到拖拉機和小汽車在運輸,從吊腳樓到小洋樓等等,無不彰顯著苗寨的新面貌。最值得一看的是一幅《牛龍相斗》圖。據我所知,龍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象征權勢、高貴、尊榮,為最高統治者的“獨家專利”。牛呢?則象征勤勞和力量。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動物卻在一起打架,這就體現了農民畫夸張的思想和大膽的創新,既有古老傳說的神秘色彩,又充滿了時代的生活氣息,很是接地氣。當然,這兩種可敬可貴的動物,都是農民們的崇拜物。當正想問價時,店員熱情地推介說:“這幅畫很珍貴,價格在八百元左右,一般農民畫的價格在兩百元到一千元不等,而這一幅價格適中,買來送人或者收藏都可以,沒準以后還可以增值作為寶貴的藝術品呢。”我還沒開口,就說出我需要的答案,瞬間好感倍增,無奈囊中羞澀,只得說看看再說。聽店主的介紹這幅畫是出自一位叫楊光英的老人之手,如今已是耄耋之年,更是彌足珍貴。這讓我比較吃驚,八十多歲老人本來就比較稀少,而又能保持頭腦清醒、煥發藝術新生的就更是稀世之寶了。

  夕陽慢慢退去,眼前的下司,就像少年孩童,純潔而又干凈;又像青年漁民,對未來充滿希望;或像繪畫老人,最終變成一幅色彩斑斕春光煥發的圖畫……(凱里都市 李檄)

責任編輯:葉敏
網站群
  • 地方文明網
  • 凱里市文明委成員單位
  • 重點新聞網站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神鬼奇航APP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富博国际娱乐城好玩吗 体彩走势图路线 跳跳乐游戏 qq飞车刷车 轩辕传奇 马刺vs掘金直播 罗曼诺夫财富电子 龙之宝座电子游戏 彩票销售点利润 极速十一选五技巧路 钻石光影电子游艺 捕鱼平台建设 jdb夺宝电子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